母亲你永远是我心中的一座大山

  “萱草生堂阶,游子行天涯;慈母依堂前,不见萱草花。”“慈母手中线,游子身上衣。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。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。”这些都是孟郊的诗句,表白了儿女们对 的 之心,歌颂了人世最平凡的爱—— 。

  我的母亲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农村女性,她是那样的平凡,却也同天下所有的母亲一样,是那样的平凡。母亲在她三十六岁时生下了我,时至今日,已有七十高龄了。每当我 之际,在接受 们的生日礼物和生日祝愿
时,心中更加 的却是我那远在家园年老
的母亲。因为每当 过生日之时,等于母亲当年的苦难之日。

  我如今已为人母十一年整,却还是母亲心中的孩子。每一年春节的年货是母亲筹办

苍穹;家中的咸菜齐全是母亲做好;家园的土特产是她辛辛苦苦地攒齐并不辞辛劳地送上门来。母亲;我在你面前,何时能力长大?何时能力不让你操心?

  母亲虽是农家女,在她的 却念过几年学堂,咱们如今常用的字她也可以

呐喊认识一些。她深知知识的重要性,所以在 身患重病后家里一贫如洗的情况下,她也坚持让咱们兄妹三人完成学业。

  我的求学之路在母亲的呵护下一帆风顺,但是
我踏入 后的 之路却跌宕起伏。每当我徘徊在人生十字路口时,是母亲和风细雨地为我指点迷津;每当我面对困难陷入绝境时,是母亲用她那无力的大手将我托起;每当我心浮气燥时,是母亲在电话的那端谆谆告诫地劝导我……

  母亲,你永久
是女儿心中的一座大山!